“碰瓷”特斯拉翻船 卡车界明星创企Nikola身陷“骗局”危机

2020-10-03 12:47:38 编辑:美达网络 来源:网络整理

  原标题:“碰瓷”特斯拉翻船 卡车界明星创企Nikola身陷“骗局”危机

  来源:猎云网

  上市不足四月,号称 “卡车界特斯拉”的 Nikola 似乎被戳破了市值泡沫。据外媒报道,美国当地时间周二,受做空报告及创始人 Trevor Milton 遭欺诈和性侵指控的影响,通用汽车表示,将推迟收购美国电动卡车制造商 Nikola 11% 股份的交易。Nikola 股价周二收盘时下跌 7.4%,至 17.88 美元,为该公司自 6 月 4 日上市以来的最低收盘价;通用汽车股价收盘下跌 2.4%,至 28.74 美元。

  目前,两家公司的发言人均以谈判正在进行为由,拒绝对交易置评。

  “卡车界特斯拉”惨遭做空

  9 月 8 日,通用汽车对外表示,将斥资 20 亿美元收购 Nikola 11% 的股份。据悉,通过这笔交易,通用汽车将能够为 Nikola 供应电池和燃料电池技术,并帮助设计和生产 Badger 皮卡。

  

  这笔交易受到了华尔街的热烈欢迎,Nikola 股价在消息宣布当天收盘时上涨了 40.79%,报收于 50.05 美元。Nikola 创始人兼执行董事长 Trevor Milton 称与通用汽车是 “天堂般的伙伴关系”。通用汽车首席执行官 Mary Barra 将这笔交易描述为 “双赢”。

  按照计划,两家公司都预计在 9 月 30 日前完成交易。然而,事情很快发生了变化。

  就在公告发布的两天后,9 月 10 日,做空机构 Hindenburg Research 发布了一份谴责性报告,指控 Milton 为了吸引投资者和其他汽车制造商,对公司的技术做了虚假陈述。报告称 Nikola 建立在 Milton“错综复杂的欺诈行为”之上,并对 Milton 过往业务提出了质疑,指称其过去创办的公司,有多家以官司缠身或倒闭告终。

  十天后,9 月 21 日,Milton 突然宣布辞职,并同意放弃价值约 1.66 亿美元的股份和董事会席位。

  据报道,Milton 的突然辞职以及欺诈指控,引发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和司法部的问询,并导致 Nikola 股价大跌。自交易宣布以来,该公司股价已下跌了 60% 以上,使得该公司对通用汽车的吸引力大大降低。

  然而,打击仍在继续。据 CNBC 报道,两名女性已向美国犹他州当局提起针对 Milton 的性侵指控,指控者分别是 Milton 的表妹和办公室助理。虽然在两项指控中,作为当事人的 Milton 均已超过 15 岁,但两名 “受害者”分别只有 15 岁和 17 岁。

  Nikola 在宣布合作伙伴关系时公开的文件显示,如果交易未能在 12 月 3 日之前完成,则任何一方都可以终止交易。

  有关欺诈和性侵的指控极大地引起了人们对通用汽车和 Nikola 所进行的尽职调查的关注。

  通用汽车拒绝透露该公司是否知悉有关 Milton 的任何欺诈或性侵指控。Mary Barra 上月初为通用与 Nikola 的合作关系背书,称其在宣布协议之前进行了 “适当的尽职调查”。

  据了解,Nikola 与通用汽车是由后者前副董事长 Steve Girsky 搭线的,在 Milton 辞职后,他被任命为新的执行董事长。Girsky 是 VectoIQ 的管理合伙人,而 VectoIQ 正是带领 Nikola 上市的特殊目的收购公司。交易完成后,他加入了 Nikola 董事会。

  截至目前,Girsky 仍未对此发表评论。自 2017 年以来一直是 Nikola 汽车供应商合作伙伴的博世(Bosch)也拒绝评论其对 Nikola 的尽职调查程序。

  模仿马斯克?不那么好做

  据路透社报道,2018 年,Nikola 在对特斯拉的诉讼中指控其存在专利侵权,称 Tesla Semi 的外观设计与 Nikola One 相似,后者是 Nikola 发布的零排放氢电半卡车。在指控中,Nikola 宣称 Trevor Milton 是在自己的地下室里设计了这款卡车。

  然而,英国《金融时报》却报道了一个相反的故事。

  消息人士称,Milton 是从克罗地亚电动汽车品牌 RiMac Automobili 的设计师那里购买了 Nikola One 的原始设计。Milton 于 2015 年拜访 Rimac 克罗地亚总部时遇到了设计总监 Adriano Mudri,并斥资数千美元购买了卡车设计的虚拟 3D 模型和计算机图纸。

  据悉,特斯拉上周已经提出反驳,称 Nikola 无法保护卡车设计,因为它来自 Mudri,而不是 Milton。

  Nikola 发言人则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Nikola One 是由该公司所设计的,并且拥有专利。在车辆开发过程中向第三方购买设计是很平常的事,虽然 Nikola 与 Mudri 之间存在购买行为,但他不是设计团队的一员,而且他的设计也与 Nikola 的最终成果存在实质性的差别。

  此外,该公司的自动驾驶技术也受到了质疑。做空机构 Hindenburg Research 在报告中指出,Nikola 将卡车拖到了一个偏远地区的山顶上,然后拍摄了卡车从山上冲下来的画面,以此作为自动驾驶技术的验证。而 Nikola 对此的回应,竟是狡辩公司从未宣称自动驾驶是指卡车自己 “开”下来。

  这些令人瞠目结舌的指控,撼动了 Milton 一直以来塑造的形象。多年来,他一直试图模仿乔布斯和马斯克,试图将自己的形象与公司联系起来,利用个人魅力帮助公司融资和推广。

  《福布斯》在 2019 年的一篇文章中,将 Milton 描述为 “终身车库修补匠”,讲述了他从大学辍学、然后前往巴西的传教式旅途。他说,正是这趟旅途让他关注到了环境问题。2010 年,他成立了一家公司,设计天然气系统。

  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有关创始人形象的报道。通过将 Nikola 与特斯拉进行比较,Milton 的形象直接与马斯克联系了起来。

  大学辍学生,在一个极为复杂的领域着陆,然后在一夜之间颠覆整个行业,这样的模式听上去很熟悉。血液测试初创公司 Theranos 的创始人 Elizabeth Holmes 也利用同样的方式避免了严格审查,并帮助公司在被证实为欺诈之前,达到了 90 亿美元的估值。

  在 Theranos 丑闻之后,创始人崇拜的时代似乎已接近尾声。然而,两年后,Milton 形象的崩塌表明这样的模式还没有终结。

  溃而不崩?商业模式或救其一命

  不过,这是否意味着 Nikola 就会步 Theranos 的后尘,就此湮灭呢?

  当通用汽车准备斥资 20 亿美元收购 Nikola 股份的时候,后者几乎没有任何收入,也从未生产过一辆卡车。但收购的消息,仍然使 Mikola 的市值短暂地超过了福特汽车。

  诚然,这其中有科技股泡沫助推的因素,但吸引投资者和其他汽车制造商的正是 Nikola 提出的商业模式。这种模式吸引了汽车行业的知名人士、投资者和行业巨头,不过,它也取决于重大的技术进步和成本的大幅降低。

  当 Trevor Milton 于 2015 年创立 Nikola 时,仅有几家创企在寻找加速汽车行业清洁能源发展的途径。Milton 看到了氢作为卡车非化石燃料能源的潜力,从而使得 Nikola 最初计划使用电池来供能卡车。氢由于其成本原因,尚未在汽车工业中得到过任何实际的尝试。

  该公司提出,如果制造氢动力车辆的公司同时也出售氢电燃料,是否会更为经济。出售燃料可以支付加氢站网络的建设,从而让氢动力卡车变得更为可行。

  “降低成本的唯一方法是将其与卡车整合在一起,当您购买我们的卡车时,我们将为您提供氢气服务,以及整个生命周期所需的所有燃料,”Trevor Milton 在 7 月的播客中表示。“而您只需按英里支付费用。”

  这种方法面临技术和成本方面的挑战,Nikola 也在 3 月份的演讲中刻意淡化了这些细节,并假设公司可以远低于当前的价格购买电力,其氢电站也将满负荷运转。它在演示文档的脚注中记录道:“由于预期的技术进步,预计在 2025 年及以后可以节省开支。”

  支撑 Nikola 的这种商业模式得到了汽车行业的支持。除了通用汽车的首席执行官 Mary Barra,汽车行业知名人士 Stephen Girsky、德国汽车零部件制造商 Robert Bosch GmbH 和欧洲卡车制造商依维柯也进行了背书。当然,这些公司并没有为 Nikola 承担太大的财务风险。例如,通用汽车原本计划接受价值 20 亿美元的 Nikola 股份,以换取为其提供电池和燃料电池技术,而这笔交易中不包括任何现金。

  Nikola 推销的另一个关键要素是其计划削减生产所谓绿氢的成本,绿氢依靠可再生能源来生产氢燃料。

  Nikola 在今年的投资者简报中表示,它可以每公斤 2.47 美元的价格生产绿氢;分析师则表示,近期内这样的价格难以实现。摩根大通的分析师在 6 月表示,目前,生产、储存和分配绿氢的成本过高,并补充说电力占氢气生产成本的 80%。

  Nikola 假设该公司可以每千瓦时 3.5 美分的价格购买可再生能源。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的数据,工业客户平均为电网电力支付近 7 美分,而商业客户则为电网支付近 11 美分。

  用于化学生产和其他许多行业的氢气通常是通过碳排放过程从煤炭或天然气中产生的。另一方面,通过可再生能源产生的绿氢,由于电解过程是从水分子中去除氢原子,从而消除了碳排放。目前,绿氢仅占全球氢产量的 1%。

  然而,在过去五年中,风能和太阳能的生产成本下降了约 40%。根据数据公司 IHS Markit 的数据,绿氢的最低生产成本约为每公斤 4 欧元。IHS Markit 预计,到 2030 年,随着更多项目在可廉价购买可再生能源的地区大规模部署,绿氢成本将降至 2 欧元以下。

  此外,主要工业合作伙伴仍在支持这家陷入困境的公司。

  据路透社报道,德国工业集团博世仍在为计划中的氢卡车提供零部件;Nikola 财务高管近日在一次投资者活动中表示,博世和计划制造 Nikola Tre 的欧洲公司 CNH Industrial 仍是合作伙伴;通用汽车仍计划生产 Badger 皮卡,并为重型卡车提供技术;已经定下半卡车订单的车队所有者也未选择退出。

  周三,该公司对外表示,其生产时间表和工程计划未受近期丑闻影响,仍在正常轨道之上。这一表态,在一定程度上消除了投资者普遍对其业务及与通用汽车交易的担忧。周四,Nikola 股价大涨,一度飙升 31%,截至美东时间 10 月 1 日 7:59PM 股价上涨 17.72% 至 24.11 美元。

  

  此外,只要 Nikola 的商业模式能够成功,就可能会创造出先发优势,并形成反馈循环,从而促使出售更多的卡车。

  当然,对于现在的 Nikola 来说,重建信誉是重中之重。

本站文章均为美达网络摘自权威资料,书籍,或网络原创文章,如有版权纠纷或者违规问题,请即刻联系我们删除,我们欢迎您分享,引用和转载,我们谢绝直接复制和抄袭!感谢...
我们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