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微博终下线,抖音推出“朋友圈”,跨行为什么这么难?

2020-09-10 16:15:00 编辑:美达网络 来源:网络整理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晓程序观察(ID:yinghoo-tech),作者:十三l,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在线的时候无人问津,下线的时候上了新浪微博热搜。

更讽刺的是,这次事件的主角,居然也同是社交媒体平台:腾讯微博。

几日前,腾讯微博团队发布官方公告称:由于业务调整,腾讯微博将于 2020 年 9 月 28 日 23 时 59 分停止服务和运营,届时将无法登录。

同时官方提醒,如有需要用户可在停止服务前,备份自己的信息。不过晓程序观察(yinghoo-tech)尝试过后,发现登录都非常困难,更别提备份信息了,还不如截图留念。

并且,腾讯微博居然没有APP,只能登录网页版,且整个产品弥漫着 10 年前的博客风格,登录与注册页面以英文页面为主,页面也十分简陋,主功能只剩“首页”和“看视频”两个模块。

看着这个页面我们似乎就能懂腾讯微博为什么最终落个关停的下场,但不能懂的是,如此简陋的产品看着根本不像是打造了社交双雄(QQ和微信)的腾讯的手笔。

关停了腾讯微博,也意味着腾讯几乎推出了“陌生人社交”的战场,但不管是老对手新浪微博,还是新对手抖音,都在虎视眈眈,欲从社交领域进行突破。早在去年微博就推出类ins软件绿洲,主打博友分享,而近期抖音也默默上线了“朋友”功能,类似于微信朋友圈。

腾讯微博虽然退出了历史舞台,但互联网界社交的大戏还在精彩的进行着。

1

“社交第二把交椅”争夺战

腾讯微博的退出,要从它的发展史说起。

微博的出现源起于美国的推特。 2009 年,中国的首批“微博客”出现,当年 8 月,新浪就率先开始了微博内测,紧接着,网易、搜狐、腾讯这四大门户网站全部推出了微博功能。

在时间上,新浪微博已经占尽了先机,抢到了第一批流量,在后续的微博产品中,最有机会和实力与新浪pk的,就是腾讯微博。甚至在 2010 年 12 月,刘翔的腾讯微博粉丝超过 800 万,成为当时全球第一微博。

甚至马化腾亲自为腾讯微博站台,邀请不少企业高管进驻腾讯微博,不到两年的时间,腾讯微博累积用户突破 1 亿,截止到 2011 年 9 月 30 日,注册用户超过3. 1 亿,同时DAU高达 5000 万人。

这是一个怎样的数据呢?用户总量比新浪微博高出 1 亿、DAU为新浪微博的两倍。彼时整个腾讯都非常重视的微博这个社交媒体产品,甚至腾讯总裁刘炽平曾表示“在社交媒体方面,将重点打造微博,它可以帮助我们触及到QQ无法吸引到的用户”。

可以说,腾讯微博之所以被重视,是腾讯战略层面将它视为“QQ的辅助”,从时间线来看,2011~ 2014 年腾讯微博被边缘化时,微信正在光速的成长。

2011 年微信刚刚上线时,其实并没有受到内部的重视,随着摇一摇、漂流瓶、附近的人几个特色功能的推出,用户量猛增破亿,作为一款即时通讯的软件,微信在 2012 年打败了短信,KO了飞信,初出茅庐就获得了不少战功。

紧接着 2012 年 4 月,微信上线朋友圈功能、 8 月微信上线公众平台。这两个功能的上线,使微信从简单的通讯工具突破成为了用户的一种独立的生活方式。

在 2015 年 8 月 2 日更新完6.1. 1 版本后,腾讯微博沉寂了三年没有再更新,这和网传的 2014 年微博事业部被撤销的传闻也十分吻合。

近日腾讯微博的关闭,和外部竞争其实并没有很大关系,归根结底是腾讯内部策略调整的结果。

2

跨行如隔山

抖音的社交梦能成么?

别看微博和抖音来势汹汹,但是陌生人社交和熟人社交,虽然都是社交,本质上却完全不是一码事。换成当代互联网的语言,其本质就是公域流量和私域流量的区别。

陌生人社交是一种广场式的社交方式,所有人都在一个大的广场中,通过不同的话题、兴趣产生一个个小广场,用户之间的关联性弱,黏性低,平台公域流量充沛,以广告等商业模式最为主,当下无论是抖音还是微博都是如此。

而熟人社交则更注重用户本身的社交关系链,满足用户即时通讯、私密社交的需求,更加注重用户体验和用户信息的隐私性,用户信息并不公开对外开放,商业模式以C端变现为主。也就是说,用户对于二者的需求具有根本性的不同。

所谓跨行如隔山,微博也深知这一点,从微博的社区媒体到通讯的探索,也一直谨小慎微,而头条系的社交野心早已经在几年前就已经展露无遗,不停试探“短视频 社交”的形式:

  • 19 年 1 月,多闪正式上线,聚焦短视频 社交,旨在帮助用户记录分享生活,通过多闪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为了配合多闪引流,抖音在 19 年初倾注了大量的精力,将用户在抖音内互关好友、社交关系链平移至多闪;

  • 后续,字节跳动有推出飞聊,直至微信主打兴趣社交,目前月活在 25 万上下,虽然未激起水花,但抖音对社交的热枕从未消退;

  • 直至 2020 上半年,抖音再次发起攻击,推出专注陌生人社交的“连线”功能以及熟人社交的“朋友功能”,显示出抖音欲打造一个社交闭环的野心。

虽然抖音频频出击,但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社交早就不是简单的通讯寻求,真正能够深入人心的社交,是一种丰富的生活方式,良性的生态,而这样的生态并非一砖一瓦、一朝一夕能够搭建的。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一个个超级APP逐渐崛起,微信、支付宝、美团并不再是一个个单纯的APP,而是以APP为起点建立出的一个强大的生态,这个生态包括社交、内容、商业等等,对于这些超级APP来说,如果有天倒下,也只能是因为被时代落下。

本站文章均为美达网络摘自权威资料,书籍,或网络原创文章,如有版权纠纷或者违规问题,请即刻联系我们删除,我们欢迎您分享,引用和转载,我们谢绝直接复制和抄袭!感谢...
我们猜你喜欢